軒走樓梯摔傷後,我弄完食物泥,老媽下來跟我說:「妳不應該在軒摔下來大叫,不然會嚇到他讓他更怕。」我回答說:「這是我當下馬上出現的反應,沒辦法克制。」結果老媽又扯到其他事情去,唸說:「平常不要對軒講話太大聲,這樣會傷害到軒幼小的心靈。」

聽到這裡我一把火就起來了,不會關心一下軒哪邊受傷,只會念來念去,老爸與老媽2人1個鼻孔出氣的,我的教育方式不懂就不要說話,我聲量本來就大聲,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大嗓門,生我的媽竟然完全在狀況外,而且我教軒雖然聲音比較大,但是不是在生氣,尤其在一瞬間要制止某個行為,不大聲一點軒根本不會理會,難道還要輕聲細語的說:「哦!不行喔!」那跟平常說話的語氣一樣,他哪分辨得出來嚴重性。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鼓勵他,不懂就不要出主意,如果會傷害軒幼小的心靈,那軒也不會這麼黏膩著我,也不會跟我撒嬌討抱,像老媽所說的傷害到軒的心靈,軒老早就離我遠遠的,像受害者的反應一樣,看到我就大哭,不喜歡給我抱,小孩子心靈受傷害,反應馬上看得到,這些負面的反應在軒身上沒有看到,說甚麼傷害,我在實行愛的教育的時候老爸老媽眼睛都沒看到,只聽到我實施鐵的紀律時的音量,教小孩的事情誰都一樣,我不會因此改變的。

2個人都不喜歡顧小孩沒關係,我自己來就好,不麻煩你們老人家,但請不要干涉我的教育方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媽 的頭像
雪媽

〝育‧軒‧居 〞 雪媽之過去與現在進行式

雪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