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去處理洞洞毯代購的事情,軒在遊戲區玩得很開心,還亂吃陌生人給的東西,回到家後,體溫開始逐漸變夯,週五去寄貨時,開始明顯感覺軒發高燒,手測溫度大約是38度多,但沒有任何症狀,活力很好,只是食慾變差而已,所以我只有觀察,沒有帶去看醫生。

一直到晚上6點時,軒在百貨公司上大號,發現他拉水便,可是晚上還有答應媽咪們一起去看兒童劇場,軒的朋友佑佑癡癡地等著軒赴約呢!此時我開始交戰著到底要不要帶軒看劇場,軒很想去參加活動,佑媽早早就幫我們排隊占好位置,實在很不好意思推遲掉,開著車,一路還是很猶豫,去還是不去?晚餐都還沒吃,一路開到了美術館附近,就連停車時都在想,真的要去嗎?最後佑媽打電話來問我到了嗎?要去看劇場嗎?我回頭看軒的狀況,依舊是精神奕奕,於是決定帶軒跟朋友去看紙風車的劇場。

我坐在軒後兩排的位置,他和佑佑坐在一起看戲,雖說不擔心,不過我還是很注意他看劇場的狀況,等待活動結束,馬上帶著軒準備離開去吃晚餐,順便讓軒去捐款,匆匆忙忙的跟佑媽他們道別,急忙先去訂好位置的品田牧場吃晚餐,老公也在此時下班和我們會合。

晚上軒還是不想吃東西,甚至還累到睡著了,晚上水壓變小,三樓沒水洗澡,軒身體不舒服,直接擦擦澡就讓他睡了,睡眠狀況不穩定,半夜時突然哭著說不舒服,體溫飆到39.8度,沒辦法入睡,給他喝藥吐光光,抱著燙呼呼的軒到樓下裝熱水洗澡,一邊洗一邊講,告誡他不能亂吃東西,平常不要把東西放嘴巴。

軒平常發高燒,能夠睡得安穩,我就不會幫他退燒,自然地讓身體的抵抗力去處理外來的病毒,但如果高燒到不能安穩入睡,基於舒適原則,我就會給軒塞塞劑退燒,好好的休息比較重要。

狗腳印與狗骨頭    

隔天週六起床,軒哭醒大喊著不舒服,量體溫已高達40度多,軒從開始發燒時,幾乎不吃飯不喝水,不吃是小事,但不肯補充水分嚴重時會脫水,再決定去哪就診時,和老公商討,最後敲定到大醫院掛急診,若有必要就讓軒掛點滴,依照醫院的流程,高燒到40度以上就會打點滴,並且抽血做檢驗,外加照X光。

軒就在醫院的急診室留院觀察,照X光、抽血、打點滴、塞塞劑退燒、灌腸,原以為要出院了,拉過肚子後高燒又起來,軒畏冷瘋狂發抖打寒顫,手腳異常冰冷,身體的溫度與手腳的溫度成反比,退燒後才開始回溫,醫生一直把軒留在醫院觀察,第二次退燒後看他狀況良好,眼看已經到了半夜了,老公很希望能夠回家,醫生告訴我們這樣高燒還會持續幾天,所以要特別注意水分的攝取,身體若有特別不舒服,疼痛不止,或是一滴水都喝不下去,甚至狂吐的狀況,就要再回來掛急診了。

軒在急診室裡,活力很好,坐在病床上開心地玩手機遊戲和拍照,連醫生都覺得軒竟然可以住院住得這麼高興,實在很詫異。

看一下軒在醫院拍的照片,真是搞笑,看他這樣子,其實也免操什麼心了,只是在急診室超累的,軒躺得很舒服,我和老公卻沒得休息....

 

週日凌晨2點回到家,軒洗好澡睡著了,3點持續高燒到40.6度,軒哭著喊冷,最後又塞塞劑讓他睡覺了,退燒後還要等1-2小時幫他擦汗,我和老公輪流顧,差點沒累趴。

一早起床還是高燒,溫度在39度與40度之間游移,軒沒唉不舒服,倒是老公先吵著要幫他退燒,我堅持沒有不舒服,或是沒活力時才退燒,中午時軒有了食慾,會想吃東西與喝水了,感覺狀況比前兩天好許多,就算不吃東西也沒關係,軒辛苦一點讓腸胃休息,病毒沒營養就好得快了。

晚上排便已經成條狀了,只是溫度就這樣燒著一整天,直到現在都還在39度與40度左右,通常半夜時的溫度會比較高,我就辛苦一點顧著,父子倆就好好休息吧!

今天凌晨3點左右,軒流了大量的汗水,已經自然退燒了,溫度恢復正常,從中午開始吃粥,身體逐漸恢復中,軒很快會痊癒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媽 的頭像
雪媽

〝育‧軒‧居 〞 雪媽之過去與現在進行式

雪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