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深體會教養是一個主觀的意念,不論是我堅信的百歲,或偉大的親密,都有一個很強的主觀價值,如果人的想法被這種主觀意識所綁住,有很多問題的層面就會被忽略,如同讓孩子哭的原因,在百歲的觀點是為了孩子獨立、懂事、感到安全,在親密的觀點是為了讓孩子感到安全而安撫孩子不哭,同樣是針對孩子的安全感,卻有兩種不同方向的解讀;從社會的觀點來看,有些母親則是為了維持一個家或社區的和諧與安寧,選擇不影響他人地哄孩子;客觀地說,我不會再試圖去扭轉這些價值觀,因為這是個人選擇,也是人與人之間的尊重。

孩子個性不同,母親的個性也不同,孩子與母親不同的性格又產生更多的搭配,這就是諸多考量的面向,當一位母親對拋出了問題詢問,可以先瞭解這位母親的價值觀及環境,再去給予建議或提醒,甚至透過這些提問,讓詢問者能從提問中整理自己的思緒及困境,從中找到自己的答案,這才是真正的彈性和幫助。

在教養的路上,最重要的是尊重、彈性及一致,能維持這些要素,教養並不困難,困難的是人心,雖然我有面對難搞兒的手段,我相信大部分的母親並不會需要用到,自從軒上了幼稚園,走入社會工作的職場後,我的思緒沉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雖然雪媽有很多屬於自己的教養觀念和方法,現在已不再做公開的分享,原因主要是人的因素比例佔得最高,其次是我覺得主觀的東西不會比客觀的方向好,所以如果真的有需要幫助與詢問之處,雪媽就在這裡與FACEBOOK。

創作者介紹

〝育‧軒‧居 〞 雪媽之過去與現在進行式

雪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