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雪  

一切理所當然的存在,崩毀了一小角,心,好像被掏空了一塊,好痛,好痛...

我的眼淚已流乾,但每每想起來雪兒的往事,依舊令我淚流不止,趁著我還有記憶,一個字一滴淚的完成這篇祭悼文。

雪兒是我大學時代所飼養的狗女兒,她讓我初次體會到當媽媽的責任和幸福,連我懷孕時,依舊堅持著繼續養著她的信念。

但是,我早產了,生下了一個低體重外加高需求的寶寶,我沒日沒夜地照顧軒,因為擔心自己因忙碌而疏忽雪兒,我生產的那一刻起,轉由老妹接下代理飼主的任務,雪兒懂事、貼心、乖巧、樂觀、活潑,老妹也很高興雪兒這個狗孩子的陪伴,軒一天天長大,開始會跑會跳,偶爾有機會,我們就會帶著老妹和雪兒一起出遊。

遺憾的是孩子與寵物不能兩全,有很多親子出遊的地方與室內的活動區都不方便帶著雪兒這隻大寶貝一起去,甚至還有次老妹帶著軒陪雪兒打預防針,田中政男動物醫院的醫生對軒這個小朋友講話非常不客氣,所以之後能帶著軒跟雪兒一起外出的次數逐漸減少。

一直到軒去年開始上課了,我才有比較多的空閒跟老妹一起陪雪兒,但今年3月中,老妹出國進修了,少了一個人陪雪兒她開始變得孤單。

我得顧受傷的軒,沒一會兒再換老公這邊出狀況,過沒幾天軒因過敏引起氣喘,每日都疲於奔命,心裡低潮不斷湧上。

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從前天開始,雪兒突然狂吐,我們先讓她的胃休息了一天看會不會好;隔了一天,還是有吐,觀察她的活動力和病狀,看起來雖然虛弱,也還有氣力散步,偶爾還會聞地上的東西想撿來吃,所以讓她補充電解水再多休養一天;今日凌晨3點時,軒半夜氣喘不舒服睡睡醒醒地,趁小人剛睡著,我下樓看看雪兒的病情如何,只見她抬著頭斜躺著喘氣,地上還有一攤嘔吐物,雖看不出有任何異樣,但我感覺不太踏實,原本初步判斷是腸胃炎,今兒感覺病情可能沒這麼簡單,摸摸雪兒跟她打打氣,心裡暗暗決定早上就帶她去看醫生。

今早老媽上來告訴我不好的消息,雪兒散步時拉出一大灘血,回到家後就倒地不起了,爸媽拿皮料鋪在地上讓雪兒躺著,我下樓看她在地上喘著大氣,這時的雪兒沒什麼活力,我一直撫摸她的頭跟她說話,希望能撐到家裡附近獸醫開門的時間,沒多久,雪兒氣息變得越來越微弱,接著就停止了呼吸,我低聲告訴雪兒,真的難受就不要撐了,我不會把妳送去醫院二度折磨,放下心地去吧!上了天堂當個開心小天使,不要為我們牽掛,講完後,雪兒眼睛濕潤,流了一攤鼻涕在地上,抽蓄了好幾下,我換著她的名字,撫摸著她,一直說著話讓雪兒安心,終於,雪兒逝世了,享年七歲,死因不究。

從頭到尾她都撐著自己的身體,直到最後一刻才猝然離去,回頭想想,雪兒真的很貼心,若有機會送到醫院,查出病因後,可能家人會更自責,她不願意樂見我們難受,獨自承受了這一切。

到底來到我們家的孩子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如果有一天,當我還有勇氣再度養寵物時,我還是會養狗兒的。

雪兒,願妳一路好走、無牽無掛,在天上當個開心的小天使,妳只要記得有一個很愛妳的媽媽和一個很愛妳的阿姨會一直惦記與祝福著妳。

全站熱搜

雪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