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靈有微量的感應,有一件事情一直放在心上都沒講出來。

就是前幾天老爸載我回南投,回程時感覺整車子都毛毛陰陰的,而且老爸的避邪草找不到,沒拿出來丟,老爸身上辟邪草沒有丟讓我覺得有點擔心。

老爸今天早上7點多出門上班,突然8點多就回來了,因為臨時從路旁衝出一隻黑狗,撞上後嚴重擦撞,黑狗一命嗚呼....老爸則拖著受傷的身體回家,我跟老媽還很吶悶為什麼不直接去醫院還要直接回家....

老爸出車禍後,更證實我心中的想法,還好老爸沒事,實在是萬幸。

回到家老媽急忙跟我拿醫藥箱,因為家裡只有我有準備一個像樣的醫藥箱,所以老媽都跑來跟我借,沒想到因為我沒有準備雙氧水,老媽就跑出去買,明明裡面就有更高檔的白藥水不用,還跑出去買,老爸沒辦法自己弄,就叫我下樓,我只好叫軒乖乖等我,等等在上來餵他,老媽過沒多久就回來了,我就上樓繼續餵軒了。

下午老爸就開車去公司上班了,晚上回來就一直怪東怪西,一下說要買重機,一下又說應該開車去,整晚就一直唸....唉....這幾天恐怕不得安寧了,而我的醫藥箱肯定會被清空,我看我自己再準備一只醫藥箱放房間好了,這個就給老爸老媽用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雪媽 的頭像
雪媽

〝育‧軒‧居 〞 雪媽之過去與現在進行式

雪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